帶學第一諤諤課 – VHDL

關於VHDL,神秘壬士告訴俺一個段子。

  我在剛上大學的時候,在知乎上看到一個問題,問的是“在清華大學就讀是什麼體驗?”底下有一個回答是這樣子的:

  剛上清華第一周,第一節課上,老師就給我們看了一段代碼。下課前,告訴我們:“我該教的已經都教給你們了,接下來的一周做課程設計,你們就用這個寫個CPU出來吧“
ーー是的,當時我看不懂那個是什麼語言,我沒見過。ーー結果下課後,同學們還真的開始做了起來。一個星期過去了,居然都寫出來了,CPU!明明只上了一個上午的課

  當然這是個段子我也大概猜得到,畢竟要是大學裡面真有這種老師怕不是要被丟到未名湖底下去餵魚喔。ーー什麼?為什麼清華的老師會出現在北大的未名湖底?沒問,我也不知道。

  以上那些都不是我想說的,我想說的重點是,到現在我才意識到那門語言居然是VHDL。

  待俺真的上了VHDL這門課之後才真正認識到這門課是如何地讓人魔怔。首先就是恁校的祖傳特產教材編寫水平如何堪憂,這就暫且8提,上過Microwave的壬都知道,誰看誰諤諤,拿來燒還臭,,,

  第二上過課的壬都知道,學識淵博與否和恁地講課水平沒有半毛錢關係。這是一門“如何讓普通的一般通過壬明白恁想比比些啥”的藝術。俺並不是認為老師水平真的8行,其實真的可能滿腹經綸,只可憐講課水平不如中級高手,奈何在台上滿臉通紅地迫真解釋也不能使台下削生的大腦升級半分,,,最後只能大學,大不了自己學叻。

  怨念其深的還是實驗課,當然俺指的是學生,老師自己可是舒服得很,,,首先先扔一個114514行的超複雜代碼,說明天實驗要van這個。俺尋思恁也8能因為俺們事迫真高材生就對俺們的自學水平過於自信吧,,,這種情況就只能把這種老師送去夾邊溝高雅技校留學,用那裡的學生好好地磨練磨練什麼叫做正確教學方法。

  好了,親愛的老師,恁地傳統藝能又來力

  恁地PPT再被360遮掉半邊就真的不佔屏幕的十分之一甚至是九分之一叻。

嗚哇,我口區,,,

寫於高雅課堂上,紀念本迫真博客的上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