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如何保護你的個人信息?【一】

1 觊觎

1.1你的信息多么值钱

  互联网的发展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使得大公司、机构掌握的个人信息的数量全面超越了以往的公民信息的掌控者——公权力机关。人们在某种程度上被变相强制交出自己的数据,成为大公司手中大数据的一部分。手握这些数据仿佛手握一座座金矿,并且先行者拥有的数据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将全面吊打后来者。

  利用这些数据将可以带来可观的商业价值和利益,最为常见且产业规模最大的数据利用就是精准投放广告,商业公司用搜集来的你的兴趣,向你推荐“你可能感兴趣”的产品,从而最大化推荐成功率和广告收入。除去你的兴趣外,一个人的姓名地址,家庭信息,生平经历,留下的各种记录等无不可以用来越加精细地勾绘出这个人的“数字模型”。而保险公司可用它来推测你的保险风险然后赚取利益,医疗机构可用来推测你是否还有治疗价值,旅游公司可用来榨干游客身上的油水,有着利益的驱动,各大公司将无所不用其极地搜刮所有可能的个人信息。

  售卖个人信息更是一笔收入,即使非法也不乏有人铤而走险。灰色黑色产业链层出不穷,各种精准圈套,量身设局,定向犯罪,电信诈骗团伙正等待着拿到你的个人信息。一个人的个人信息不值钱,但是一群人的个人信息就能产生价值,而这些数据都将从“认为一点点信息不值钱,随便拿”的人们身上获得。海啸爆发,每一滴水却自认无罪;雪崩呼啸,每一片雪花都难咎其责。

1.2被出道的危害

  恁国不像欧盟有一套完善严格的个人信息保护规范(GDPR),当您的个人信息成为中国大数据的一部分,你就已经失去了对自己信息的控制权,这些信息也就成为持有者可以随意利用的工具。虽说近年开始实施的《网络安全法》明确规定了个人信息持有者必须保护个人信息不被泄露,并且在中国使用的网络服务须以实名制登记。但是该法律与欧盟GDPR规范仍有较大差距,导致个人信息泄露和泛滥没有得到根本上遏制,并且实名数据的强制引入会导致信息泄露时用户受到的伤害更大,因为利用者可以轻易地按照实名数据确认一个人的身份。法律的保护效果有限,您不应该完全指望别人会严格遵守法律并保护您的个人数据,并应该自己关心自己的个人数据。


引用一个例子。

  2016年8月19日,徐玉玉的母亲接到了骗子的电话,对方声称有2600元助学金,并说这是发放助学金的最后一天,但需要将其原有的9900元通过ATM机取出,以此来激活银行卡,再将原有的钱汇入一个指定账号,到时候将助学金和原有的钱一起取出。徐玉玉照做了,骗子随后关机,9900元学费被全部骗走。当晚,徐玉玉报警后在派出所回来的路上,呼吸心脏骤停,最终于2016年8月21日晚上9点30分左右因心脏骤停抢救无效去世。

……

  警方后来查实,六名犯罪嫌疑人在江西九江假冒教育局和财政局工作人员拨打诈骗电话。从2016年8月开始的一个月时间内,六人以助学金诈骗累计诈骗3万多元,最大的一笔就是徐玉玉案中的9900元。诈骗团伙在作案时,还找到了以助学金为名对学生进行诈骗的剧本,作案时用的手机卡、银行卡都没有实名。

……

  警方后来发现,2016年4月,嫌疑人杜天禹利用安全漏洞侵入“山东省2016高考网上报名信息系统”网站,下载了60多万条高考考生信息,高考结束后开始在网上非法出售,总计获取赃款5万多元,其中就包括徐玉玉的个人信息。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徐玉玉案

犯罪分子利用受害人的身份,家境等信息,为受害人“量身定做”了一套骗局,使得受害人不幸上当受骗。除此之外,针对一个人身份的“个性化”骗局也相当常见,还有

知道您身份为学生上课不便接听电话,趁上课打电话给您家人谎称发生事故,急需资金。

知道您 新买房子/办了信用卡/孩子出生/需要找工作/想去旅游 等信息,致电您谎称 提供装修/提供“养卡”“贷款”/提供幼儿服务/“纯资本运作”/低价旅游团 等。

知道您 身份/地址 等信息,冒充执法机构谎称您涉嫌犯罪,需要交钱。

使用您丢失的身份信息进行各类注册,以您身份进行洗钱,而您全程不知情。

利用您身份进行其他各种犯罪。

  以此看来,倒卖个人信息牟利的危害反而最小。而事实恰好相反,拥有恁信息的人越多,恁摊上事儿的概率越大,因此危害越大。

返回目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aptcha Code